布列斯特

混乱邪恶 杂食晚期 什么都吃

浑浑噩噩一上午还是不想换题,是我先整疯老杨,还是老杨先想弄死我,还是我杀我自己

在惠比寿坑坚持了两年完全不知道在用什么发电,谷子也因为热情下降基本没碰过了,只有op截图吧唧挂在墙上每天看一眼。漫画走向虐的撕心裂肺,而且也没惠比寿什么事儿了,只能靠每天循环天堂之门希望两位作者可以给惠比寿圆满的结局。
希望能有一天本夜惠难民可以得到精准扶贫吧…

【夜惠】夜间溺息(车/补档)

虽然也吃官配夜日,但惠比寿死去那里实在太震撼了

假如夜惠真的有爱情的话,究竟是爱上了所有换代的惠比寿,还是仅仅只有在面前死去的那个人呢(换句话说,我厨的究竟是所有惠比寿还是只有在夜斗面前死去的那一代呢(x不过新生代被绑架那里真的…让人母爱泛滥啊

夜斗x(新生代)惠比寿

【目录】基本都是本丸乱搞

【主压切】

午前4時のレイン       

【压切烛】

共犯者[车]

【主烛】

(以下审全部为有人设的同一人)

梦境深处

灰绿 

1   2   3   4   5   6   7   8   9   10  ...

【主烛】梦境深处

短打,灰绿if线,化学在读生x职员咪。

伸展手臂其实是件很费劲的事,所幸手机就放在不远的地方,稍微用力就可以够到。长船将食指贴在识别指纹的位置,屏幕“啪”的一声蹦出凌晨的时刻,午前三时在眼前发出白色的亮光有些刺眼。他眯起眼睛估算自己已经睡了多久,想到早上还要混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奔赴电车,又恨不得能埋进枕头安稳睡到天亮——如果中川没有枕在自己胳膊的话。


中川睡得正香,肆无忌惮地用腿勾住长船的腰,反倒长船无论怎么调整姿势都会有点不自在。他不清楚中川什么时候回来的,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。如果中川能提前给长船打个电话会更好些,起码还可以多备一套床具,而不是大半边的被子都拽到他那边,还把自己的...

【主烛】灰绿 23

23

“舍弃本丸……我做不到。”

藤原揪紧衣摆,如同无可救药的死囚深深低下头。秋山也好,叔叔也好,无论真心与否,似乎但凡稍微亲密一点的人都劝告藤原别对本丸太过用心,把他苦心营造的世界贬低为一文不值。他吞吞吐吐地开口,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说服苍介,只盯着汤碗中倒映模糊的身影,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:“真的毫无余地么?”

“像秋山不惜暗堕其他本丸供给你吗?还是用哪个倒霉的审神者做次活体实验?至少这些我做不到。”藤原故作求情的神态没能动摇苍介一丝一毫。他拿起勺子搅和半凉的汤,本以为藤原会对本丸这种无故损耗寿命的灵力据点恨之入骨,转念想到烛台切又立刻了然:“像你这种和刀恋爱过就觉得自己什么都能付出的审...

【主烛】灰绿 22

22


照片的颜色已经晒得泛黄,显然是时隔已久的旧物。烛台切忍不住抬起相框,目睹到画面的瞬间心脏猛地揪了下。左侧的青年是他熟识已久的同僚,虽然只是轻轻抿起唇角,却看是少有的开心。靠在他身侧陌生女人向镜头摆手摆手,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女人的小腹略有隆起,只是碍于相片的范围,烛台切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看错。


他将相片从相框取出,白色的底面留着一行注记:“就任二周年纪念,大俱利伽罗与藤原凉子。”


“你不该动那个。”


藤原疲惫地扶着门槛,手里拎着满是熟食的食品袋。他把袋子放在门口,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照片后拍去站在表面的尘土,小心翼翼地放回相框中,按照记忆里的放置恢复...

【主烛】灰绿 21

21

所有建筑被强大的灵力包裹,室外察觉不到烛台切以外哪怕一丝刀剑的气息,仿佛一座寂静的鬼城。

冬眠的枝干投下层叠交融的黑影,像是死了般伸展消瘦的躯干吐露阴森。或许是太过了解身前的人,烛台切在藤原抹去打湿刀鞘的眼泪前抽走本体。指尖擦过刀尾时早春的寒意渗入皮肤包裹全身,藤原打起一阵寒战,两手紧紧攒住衣料,向烛台切投去无措的目光。

这不是他第一次对烛台切示弱。藤原自以为摒弃坚强是唤起同情的良药,以至对烛台切用过无数诸如此类的伎俩。他不会对我置之不顾——藤原怀着最后的期望向烛台切伸出左手,终于等到烛台切以左手回应了他,可他还没来得及窃喜,悬着的心却在手心贴合的瞬间跌落谷底。

“解除契约吧,就...

【主烛】灰绿 20

强行解释设定的流水账一节(。

20

“检测结果出来了。”

秋山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,公式化的口吻和室内的低温一样冰冷。他随手翻过几页检测报告后悉数低到藤原面前,那些低于常人的数值在他任期中并不多见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藤原没有感到任何意外,而他知道会落入这般境地也是秋山早已预料到的。

藤原从抽屉里翻出烟和打火机,点燃纸卷内的烟草后放到烟灰缸里等待变成一摊灰烬。他们谁都没有主动开口,这样僵持少许,皱起眉头的秋山把烟灰缸推远了些,用意味不明的口气问道:“不惜折损自己的寿命来延续烛台切的性命,如今满意了么?”

放在两膝的手交叉在一起,与烛台切款式相同的戒指贴在正常温度的皮肤表层。想起...

【主烛】灰绿 19


“我对他的不辞而别,只有那一次。”

19

回到本丸,藤原如约解除对烛台切远征的限制,那些作战轻松的战场也不再加以束缚。他还约定好等春天到来就允许烛台切前往更加困难的战局,而那一天也不算遥远。做内番时烛台切从树林外围经过,不知不觉中灰沉的树干早已从根部渗出亮棕的颜色。他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工作一页页翻着日历——春天就要来了。

暮冬早春,这段暖寒交加的时节正是烛台切在本丸显现的时候。他想起最初见到藤原的情景忽然笑了起来,那时的他只顾着慌张地接住藤原下滑的身体,甚至都做好自己会因影响审神者体质而被刀解的准备,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彼此会变成如今的样子。

烛台切从藤原口中听到越来越多的表白,最开始是淋...

1 / 9

© 布列斯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