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铜

【主烛】灰绿 10

10

“过完今晚,我想回家看看。”

藤原快速穿过走廊,歌仙跟在藤原身后从容不急地迈着步子,而脸上挂着担心的神情。

藤原从小就由叔父抚养张大,两人的关系并不算亲密,这点歌仙是清楚的。这些日子来虽然藤原没有表现出负面情绪,作为初始刀的歌仙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他下定决心要让藤原对自己敞开心扉,说话也直白了不少:“您在现实中分明没有挂念的人,可本丸里还有和您亲近的人,为什么不考虑留在本丸?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
藤原突兀地停下脚步,身后的歌仙下意识前进,一头撞上青年的后背。他扶正头发上被撞歪蝴蝶结,转身站在藤原同一侧:“您怎么了?”

“这颗圣诞树是什么时候摆过来的?”

大约一人高的圣...

【主烛】灰绿 9

9

“你知道光忠在外面,你是故意让他听那么长时间的。”

“是又怎样?”

藤原扶着门框的手缓缓用力,无名火从他心底窜起,点燃了仅剩的理智。他揪起秋山的衣领,将他按压在墙上,暴怒的声音隐约有些颤抖:“我可以放弃,可以什么都听你的,但你没必要把他牵扯进来吧!”

“人从来不会轻易死心的,我从来不在乎你的光忠如何,只想让你断了不该有的念想。”秋山狠狠推开藤原,见他狼狈倒地后掩上半敞的门,把床头的镜子扔向藤原:“控制好你的情绪。”

藤原捂住被砸中的鼻梁,透过镜面他看到自己全身浮起一层黑色的雾气。他忍不住伸手触碰镜中的自己,指尖贴上冰冷的镜面时,遍布身体的狂躁猛然熄灭,失去的理智缓慢恢复,嘶吼令藤...

刀舞谷子抽奖

微博搞了抽奖攒人品,内容是刀舞生写(可能有吧唧),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orz链接放评论了
占tag抱歉

奖品是刀舞生写,涉及虚传再演、序传和悲传,除了悲传序传都不是全新。会有hsb和咪(这两个不一定是多数),当然也有其他角色,不过我就随便塞了。数量不多就几张,最近特别穷,当作一点心意吧。邮费肯定是我掏请放心。如果这次成绩能超常发挥我还会塞俩悲传的吧唧(没超常发挥就看心情了)理论上七月我应该能收到悲传的谷子了,如果没收到会稍微晚点寄,希望可以谅解。
出成绩的第二天抽,大概是七月下旬了。我每次抽奖转的人都特别少,从来没超过20转发,所以大家来转吧中奖率还是挺高的orz
希望这次之后自己的心愿能够实现,...

【主烛】灰绿 8

8

最先发现藤原的人是太鼓钟。

起初他并不认可自己的结论。藤原已经很久不曾拜访伊达刀的房间,发觉门外的气息时,他只以为是哪个走错路的家伙短暂停留。

但令人困扰的窥探没有离去。短刀的侦查直觉在太鼓钟脑海中反复作祟,他看了着全心全意撸猫的大俱利,终于忍不住对烛台切开口:“外面有个人站了好长时间,小光。”

烛台切什么也没说便起身开门,迎面对上藤原孤零零的身影。他没有感到太多意外,也没有感受到更多惊喜。

“您要进来吗?”

烛台切侧身让开一条通路,藤原看见太鼓钟挠着猫的下巴,而这只猫舒服地窝在大俱利怀中,发出模糊不清的叫声。鹤丸难得不在,想必是窜到了莺丸的屋子里和三条家的人一起叙旧。从前藤原...

【主烛】灰绿 7

7

在显现之时,刀剑男士就被赋予守护历史的使命,同审神者并肩作战。但假若自己的主人就是交战已久的死敌,那自己被锻造出的意义又算作什么?

烛台切无法给予自己合理的答案。那一定是错觉,他只能如此告诫自己。烛台切不愿怀疑藤原,尽管他深知藤原隐瞒了太多事情,也有足够理由相信藤原绝非敌人。可每当他试图忘记目睹的景象,那团雾气便更加清晰地复现,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。

烛台切心事重重地走向厨房,再回到藤原房间时还有些心不在焉。他将晚饭放到藤原面前,喉咙中堵着许多话想说,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。这下连藤原都有些看不下去,直接问道:“怎么突然不开心了?”

烛台切只摇摇头作为回应。问题的结点坐在他面前,烛台切...

【主烛】灰绿 6

6

白金台阴雨连绵,仿佛永不终结的循环,谁也看不到放晴的那一天。

藤原的衣服已经全部浸湿,耳边的碎发贴在脸颊,倒有几分落魄的模样。同行的小夜独自前去侦查,在他身边只剩下了歌仙与伊达家的四位握刀,随时准备出鞘。

一般来说,藤原很少亲自率队进入合战场,只有合战场初次开辟时才会亲自上阵,至于所做工作,无非是检查时空中扭曲之处。在这之后如果没有意外,便把修复历史的重任交给出阵部队,而藤原基本不再出现于同一个合战场中。

在此之前的战场难度尚可承受,藤原往往会让资历最深的歌仙带着几位经验不足的新刀剑前去开辟,到池田屋战场开辟时更是与烛台切的太刀身份无关。与烛台切进入新的合战场,对他而言还是前所未有...

【主烛】灰绿 5

5

午后的光铺满走廊,悬挂着的风铃微微摇晃。

“把他吓到了吗……”

藤原倚在门边,盯着烛台切消失的拐角处,嘴角竟忍不住上扬,看不出有哪怕有一点的反省:“该不会是害羞了吧?”

“主,您又对烛台切做什么了?我看到他一副见鬼的样子从这里跑开了。”才刚刚从战场归来的长谷部面颊不知溅落上谁的血液,肩头还躺着雪花融化的痕迹,与热闹的夏季格格不入。

“你关心这个做什么,”藤原微微眯起双眼,眼底还流溢着戏谑的神色,“烛台切可与你无关。”

“虽说如此,但可是和您有关。”

藤原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你连这个都要在意吗,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警醒我吗?”

“我不在意,只是看到您很在意,稍稍提醒一下...

【主烛】灰绿 4

4

身为武器,便本能地接受厮杀赋予的兴奋。瞄准要害,用力挥斩,将刀刃刺穿敌人的护甲,撕裂肉体的声音胜过林荫间的鸟鸣。也只有这时,烛台切才能忘记人类身体所带来的种种不适。

最后的敌人首级落下,喷涌的鲜血还未落地便化作泡影,溅在脸颊的血滴也随之消磨了痕迹。本能的冲动随着敌人的消缺逐渐平稳下来,再回神时,恶战早已结束。

“没有敌人了吗……”烛台切喃喃间感到少许失落。

“这样不是很好吗,今天一天都在和这些家伙们恶战,已经很累啦。”伸过懒腰后,鹤丸随手拍拍衣服上的尘土,走到烛台切身边调侃道:“就连我都没有制造惊吓的精力了,真想早点回去。”

“已经在调整时空了。”平野从怀中掏出时间转换器,手指拨...

【主烛】灰绿3

3

穿过城市的轰鸣,藤原来到深巷中的民居。车水马龙的人间远不如本丸安静,即便是少有来往的偏僻之地,也会听到几分嘈杂的声鸣。

“叔叔,伪造政府公文可不是什么值得夸奖的手段。”

将团成一团的废纸扔到对方的面前,藤原粗暴地拉开椅子,尖锐的噪音使对方皱起眉,而藤原的脸色也并不比他好看多少:“我们长话短说吧,您又要指使我做什么。”

“为什么终止实验?”男人的指尖在手杖上划动,低沉的声音仿佛压低了气压,对于这种指责的口吻,藤原总是无比反感。

藤原挑了挑眉,他直视面前的长辈,眼底满是挑衅的意味:“不终止的话,您莫非是想看我去死?”

“小子!”男人握着手杖狠狠敲打地面,意识到失态后,他的声音慢慢放...

【主烛】灰绿 2

2

接住藤原瘫软的身体时,前所未有的窒息感禁锢了烛台切的喉咙,无论他如何呼喊也发不出任何声音。拥有人的肉身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连同这具身体所赋予他一切痛苦的感受,烛台切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。

如果不是歌仙及时赶到,陷入昏迷的绝非只有藤原。面对落入险境的两人,歌仙只能将平野喊来,各自将藤原与烛台切加以安置。藤原的卧室布满结界,没有他本人的允许,付丧神无法进入,歌仙只能勉强将藤原送入在闲置的屋中。当他再回到手入室时,烛台切已经恢复常态,而令他们都感到诧异的是,尽管烛台切一直处于手入过程,而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能够手入的地方。换而言之,烛台切的状况并非是手入可以解决的。

本丸中不过寥寥数人,藤原的昏...

  1/7  
花式咸鱼,推荐会刷屏
随便拉出几位排列组合cp都吃,本质守序邪恶,外表混乱邪恶超出想象,日刀即正义
烛压切/压切烛/压切俱利/压切山/俱利烛/俱利压切/俱利山/俱利歌/三歌/主x刀
小夜&歌仙、小夜&山姥切友情向大好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