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列斯特

不知道假期结束之前能不能把灰绿干掉。码字的先不发了,试试能不能憋出个大招。

【主压切】昨日轰鸣 下

审神者清醒过来时,悬在门框上的风铃摇摇晃晃,透过缝隙的早风吹得他头疼,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,本该是清新的味道却像是晕车般恶心。

他摸着有些发烫的额头想着自己一定是感冒了。如果是往常,审神者总会跑到长谷部那边出其不意地从他身后抱住他,随后把额头抵在他的后背上,异常温度停留在最外层的衣服上,却不知道能不能渗入长谷部的心里。

审神者想对长谷部做出其不意的事情有许多,长谷部的回应却大多中规中矩。他所能做的无非就是把药和水端到审神者面前,然后叮嘱些审神者早已烂熟于心的常识。也似乎只有这个时候,那振在战场宛如恶魔的刀剑才最像个人类。

可今天的审神者再也得不到长谷部的关怀。他跑到长谷部的房间,却被同房的...

智障脑洞

这个应该我应该是写不出来的,但又真的很喜欢脑补有些吃胖的咪酱(x一直都想捏捏咪酱肚子

非常愚蠢的ooc的傻白压切烛。

深陷频繁出阵的压力,咪为了舒缓情绪吃饭吃的越来越多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两天长胖五斤。
hsb觉得这么吃下去咪酱药丸。为了让咪保持合理饮食和健康身材严格控咪的饮食,但是已经喜欢了不健康饮食的咪就算吃饱也总是想吃点什么。没办法的hsb只好在咪想吃东西的时候和他接吻,然后咪就会脸红忘记自己原来要做什么。
最后咪的体重恢复了,饮食恢复了,也学会了故意耍赖骗hsb亲亲自己。hsb虽然知道咪已经不会胡吃海喝(x)但还是会照做,尤其是晚上经常容易做一下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事情。

【主烛】灰绿 15

想了想告白这种没有字数可凑的情节还是早点发出来凑章节吧_(:з」∠)_无脑审的无脑恋爱

15

烛台切醒来的时候嗓子发干,连说话都哑得听不清楚。或许是因为沉睡太久,他的头像灌进铅般沉重,浑身上下还处于无力的状态。即便摆脱险境,劫后余生的感觉依然令烛台切感到心有余悸。他撩开遮盖伤痕的衣物,原本狰狞的裂口已经愈合,留下一片浅色的疤痕。

身边的藤原抱臂坐在一旁,姿势已经有些歪,披在身上的外套滑下了一半,还伴有轻微的打鼾声,想来这些天他过得并不轻松。烛台切不想叫醒藤原,他捡起落地的衣服轻轻盖在藤原身上,却不料藤原被此惊醒,迷迷糊糊的双眼眼睛不知所措地注视烛台切,似乎还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烛台切...

【主烛】灰绿 14

14

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,烛台切努力想看清藤原的脸,迎面而来的只剩下愈发浓郁的黑暗。腹部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些,可他早已疼得已经发不出声音。沉重的眼皮落下,睡意麻痹了神经,将他包裹在一层虚晃的云雾中,抹去了天际浮现的黎明。

藤原的身前已经被血水浸湿,呛人的血腥味充斥口鼻。额头的汗水掺杂眼泪从脸颊滑落,转而晕染了烛台切沾满鲜血的外套。回到的本丸的一路上太多不善的目光投向他自己,尽管这次的责任多半都应该归咎于他,藤原还是试图告诫自己不要自己在意那些眼神,转而对长谷部开口:“和第二部队去手入吧,光忠的情况我亲自为他处理。”

长谷部架着伤痕累累的一期欲言又止,最终一言不发地朝手入的方向走去。同行的...

【主压切】昨日轰鸣 上

一篇有关没名字审和hsb的流水账

乌密的阴云填满天际,沉闷的空气中散着难耐的温度。

坐在最前方的人高声汇报他的工作,审神者只是呆滞地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,思绪早就越过陪在身旁的长谷部,飘忽不定。

“主,主?”长谷部拍拍审神者肩头,凑到他的耳边压低声音,“请您回神,很快就轮到您了。”

扑在耳边的气息令审神者猛地打了个激灵,太过夸张的动作招引来其他人的目光。他捂着耳朵有些生气地看着长谷部,耳朵还是痒痒的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请您准备上台,”已经摸清审神者脾气的长谷部无奈地复述道,“要轮到您了。”

“啊,这样啊……”

审神者挠挠头发,声音仿佛没睡醒般昏沉。

高温亦或梅雨,夏季...

【主烛】灰绿 13

13

释放出的灵力剥离为细长的丝线向四周散去,雨水沾湿末端留下的痕迹,散发出微弱的绿光。

大俱利握紧刀柄,眼前浮现起过去的情景。这里是藤原灵力失控的场所,他下意识产生了对藤原的不信任感。然而灵力的指引并未中断,大俱利也不期望过去的事情再次上演,只好努力避开干扰自己的回忆,加紧脚步追上藤原。

这里还和记忆中一样冷,即便保暖工作已经十分充足,藤原还是条件反射地打颤,不得不停下脚步扶着墙留给自己缓冲的余地。

“喂,你还好么?”注意到藤原的不适,大包平凑近了些,正要拍拍藤原的肩膀,却看到平野以极快的速度挡在两人身边,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,刀刃的清响已经落下,截成两半的苦无化作一团雾气消失在半空。...

【主烛】灰绿 12

12

“您说的是新年的第二天离开,不是新年的第二天回来。”

上一次歌仙如此端坐在藤原面前,还是他从昏沉的三天中清醒过来的时候。藤原知道他一定是生气了,但付丧神的生气对于自己没有任何威慑力。

“这不是去开会了嘛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走了?”

藤原自知理亏,面对歌仙的质问避而不谈,只是捏着记录着编号的纸条若有所思。悬挂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,歌仙循声望去,身着出阵服的长谷部与烛台切迈入屋中,各自坐在歌仙两侧。藤原听到动静后也抬起头,无意间对上烛台切的视线。烛台切抿了抿唇,全然无视来自藤原的目光,仿佛前些日子的深情不过是他梦中的错觉。

藤原叹了口气,垂眼落在纸条上的番号,注血般的瞳色在...

【主烛】灰绿 11

11

猩红的眼眸中是无尽的杀意,布满疤痕的双手掐上敌人的脖颈,稍稍用力就可以置之死地。他对身下的青年投向几乎要滴血的仇恨,可极限已至,支撑身体的灵力已经逐渐枯竭,缺乏保养的本体在灵力被剥离的瞬间抖动起来。

临近终点的他已经失去对现实判断的理智,刻在心中的执念占据了仅剩的思考,他俯身露出原本不存在的獠牙,喉咙中撕扯出沙哑的声音。

“把我的主人……还给我!”

快要失去意识的青年强忍住窒息的痛苦,他试图掰开对方加劲力道的双手,而这不过是分神之举。他真正的目标,是被扔在一旁快要断裂的刀。布满刀刃的裂缝中透出浅绿的光芒,原主残存于此的灵力朝青年的方向流去。在无法反抗的钳制下,他只将全部希望都押在...

【主烛】灰绿 10

10

“过完今晚,我想回家看看。”

藤原快速穿过走廊,歌仙跟在藤原身后从容不急地迈着步子,而脸上挂着担心的神情。

藤原从小就由叔父抚养张大,两人的关系并不算亲密,这点歌仙是清楚的。这些日子来虽然藤原没有表现出负面情绪,作为初始刀的歌仙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他下定决心要让藤原对自己敞开心扉,说话也直白了不少:“您在现实中分明没有挂念的人,可本丸里还有和您亲近的人,为什么不考虑留在本丸?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
藤原突兀地停下脚步,身后的歌仙下意识前进,一头撞上青年。他扶正头发上被撞歪蝴蝶结,转身站在藤原同一侧:“您怎么了?”

“这颗圣诞树是什么时候摆过来的?”

大约一人高的圣诞树摆...

  1/8  
hsb/咪相关固定割腿肉 混乱邪恶
人间真情生命曙光世界珍宝東啓介